首页 > 游戏竞技 > 陈原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926章 一种病毒(1 / 1)

我拿出刀子,把野猪给分割开,我俩每个人都扛着半扇猪回来了。到了驻地之后,我们用盐把猪肉搓了,挂在阴凉处风干。想不到这次上封土堆还有意外的收获。

都弄好了之后,已经快半夜了,我和林素素躺下,林素素说:“她连男女都分不清呢,看来她知道的并不多。”

我说:“很少有人靠近她,也不会有人和她讲这些东西。即便是和她讲了,也不会有人脱了裤子让她看看男女分别是什么样子的。这样一来,她就算是绝顶聪明,也不可能凭空想象出男女应该是个什么样子。”

林素素说:“她知道的越少越好。”

我说:“是啊,以前来的人估计就是从性别方面分辨出她是个妖精的。一旦被她了解了性别的奥秘,那么以后进来的人一定认不出她了。尤其是男人,见到这么漂亮的姑娘,谁会不心动呢?”

林素素突然问了句:“你见到秦岚的时候心动了吗?”

这话一出来,顿时我就尴尬了,我干咳了几声没回答。

林素素却咯咯地笑了起来,说:“说实话嘛,我不生气。”

说心里话,我见到秦岚的时候也会心动,但是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这时候我怎么能说实话呢,我义正言辞地说:“以后不要问这么无聊的问题,我心里全是你,怎么可能对别的女人动心呢?”

林素素切了一声说:“拉倒吧,我才不信你呢。”

我说:“你有啥不信的,你一走两年多,我可是为你守住了贞操。”

林素素说:“那又怎么样?”

我说:“不说这话题了,没劲。还是说正经事吧。我有个问题啊,你说我们是哪里来的?我们会是在地球上凭空出现的吗?我们会不会是他们带来的呢?包括你我,包括我们周围的一切生命,植物,动物,细菌,等等一切。”

林素素说:“有科学家说,生命是彗星带来的,是跟着水一起来的。现在看来,还真的不一定,也许生命是跟着这些飞船来的。而且大概率是这样,我们其实只是试验品而已。就像是他们养在动物园的猴子。”

我说:“很明显,他们并不能控制我们。”

林素素说:“你能控制动物园的老虎吗?我们只能让老虎不要出笼子,根本没有办法完全控制老虎的行为方式。”

我说:“这比喻并不贴切,我们是能控制老虎的生死的。”

林素素说:“那我就说一个更贴切的比喻,我们人类能控制病毒吗?就说最简单的感冒病毒,到了现在也没有药能杀死病毒,但是病毒能杀死我们。我们只能去研究它,但是根本没有办法掌控它。”

我说:“你的意思,我们人类其实是一种病毒,它们无法掌控,但是他们能带我们来这里,于是我们在这里繁衍了起来。”

林素素点点头说:“也许他们只是想研究下,我们在这样的环境里能不能活。结果我们活下来了,但是他们想在这里生存,却无比艰难。主要是水和温度不能完全达到他们的要求,没有办法大规模殖民。”

我说:“这么看的话,我们的祖先和他们其实只是一个世界的生命,那个世界是他们在主宰。我们是被他们绑架来这里的,目的是什么呢?”

林素素说:“和这些低端植物人一样,做实验啊!就像是当时有人把兔子带去了澳大利亚一样,结果现在澳大利亚全是兔子了。宇宙太大了,我们知道的太少。但是能把我们从三千光年的地方带来的人,也许只能是这种植物生命体了吧,它们有着超长的生命,所以,他们也有足够的耐心。”

我说: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是这里的主人。”

林素素说:“对,他们绝对不是我们的主人。更不是什么神仙,他们只是一种我们没有见过的生命体而已。对了,现在有人在哄嚷着去火星移民呢,火星上可是什么都没有,有人说从地球带着猪牛羊过去。”

我说:“有水吗?”

林素素说:“好像是没有发现水,但是据说地下有水。有人说到了火星打井,把水抽上来就能种地。”

我听了之后呵呵笑了,我摇着头说:“不可能的,适应能力这么强的植物人到了地球上几百年都没繁衍出这个山谷,我们去火星那就是送死。”

林素素说:“你试试怎么知道。”

我说:“要是火星能住人,这妖精估计就都去火星了。上面肯定不行的,他们这些妖精比我们更清楚。”

林素素突然坐了起来,她看着我说:“格德米斯需要温度,我们可以在外面点一堆火给他们啊!这样一来,就是我们在为他们提供能量了啊!他们自己是不会点火的,他们没有那么高的智慧。”

我一听也坐了起来,我说:“是啊,他们晒太阳不就是为了温度么?火是最好的取暖方法啊!但是这太晚了啊,我没有办法去找柴火!”

林素素说:“明天晚上我们在外面街上点一堆火,看看是不是能吸引植物人来烤火。”

我随后一想说:“恐怕不行,很快就把人给烤干了。它们不仅需要温度,同时还需要大量的水。这也是他们生存最艰难的一面。”

林素素说:“那你说它们为啥不直接就长在水里呢?为啥非要长在土壤里呢?那棵大树还长在了那么高的地方,不缺水才怪呢。”

我说:“是啊,这里面还有我们理解不了的东西啊,但是毋庸置疑的是,那上面才是最适合它生产的地方。这里所有的这种树,其实都是它的根繁衍出来的。这里就是它的势力范围。它为什么不直接把根伸到水里去呢?偏偏需要这些格德米斯去给自己打水。”

林素素也呵呵笑了,她说:“是啊,实在是难以理解啊!不过这好有一比,这大树在努力养儿子,让后让儿子去干活养活他。他宁可这么干,也不想自己养活自己。你说这是什么逻辑?”

我开始想这件事,那大树的藤蔓伸到哪里,就能在哪里扎根,但是它为啥只是在前面这一片区域呢,并且把前面围了起来。这前面和下面有什么不一样吗?

我很久也没想明白,这上面和下面到底哪里不一样。

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,但是在梦里,我突然醒了过来,我在梦里一下想到了哪里不一样,这封土堆上是有一艘飞船的,这些植物都围在那飞船周围。难道和飞船有什么关系吗?

接下来我开始试图去分析出前面这些植物和飞船的关系,我怎么也没想通。那飞船是金属的,难道这些植物生长,离不开那飞船吗?

或者说,之所以没有继续扩张,是为了保护这艘飞船吗?

我突然觉得,控制这些植物生长的,并不是植物本身,很可能是树上的妖精。她虽然被困在树干上,但是她也在控制着周围的这片树林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