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男主人比较难伺候(1 / 2)

时染就只能自己想法子了,引-诱时黛来学校,待时黛被高利贷的人缠上,她就不信时黛能逃脱的了。

一场阴谋就这么酝酿而成,追高利贷的几个男人再给时染最后一个机会。

时黛没想过时染会去借高利贷,反倒是霍靳川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,霍靳川从姜邵口中得知时染把钱还上了,他诧异时家从哪里弄来的钱,难道是时黛给的?

可他的卡时黛没要,那时黛又哪里来的钱?

一系列的疑问,霍靳川忍不住就让周步去调查了一下。

“这时家胆子也够大的,竟然碰高利贷,这笔高利贷要是还不上……”周步估摸着,他们指定又得找时黛事儿。

霍靳川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,他站起来顺手拿过外套,往外面走去,这几天他已经习惯了和时黛按时上下班,如今下班时间已经超了五分钟。

周步心里在想,其实时黛出现以后,霍靳川不知不觉中有了很大的变化,比方说向来嗜工作如命的霍靳川竟然准时上下班了。

偶尔有一些工作他都会选择带回家去处理。

时黛手里拎了一个公文包,站在公司门口等了一会儿霍靳川的车子才过来,时黛上车后坐好,缓神才发现她的公文包搭在了霍靳川的腿上。

时黛赶忙把公文包拿过来抱在怀里,顺势看了霍靳川一眼,虽说这几日平淡的相处,她已经习惯了,可两人之间还是横着一股淡淡的疏离。

时黛依旧无法把他当成老公,更甚至关系多好的朋友。

霍靳川看到她把公文包抱的那么紧,似乎包的边缘处刚好卡在小腹上,清冷的眉眼蹙成一团,他往边缘挪了挪,拍了拍二人之间的位置,“放这里。”

时黛:“……”

愣了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霍靳川说的是她手里的包。

犹豫了一下,时黛把包放下来,包里是画板和画稿,硬邦邦的,抱着确实不舒服。

“谢谢。”时黛说了一句。

疏离感更加强烈,霍靳川眉头皱的更紧,别过头去看窗外,留给她一个冷冰冰的后脑勺。

车厢里的尴尬气氛淡开,周步回过头来,试图打破这股气氛:“少夫人,您怎么突然带公文包回去了?”

“明天上午我有事不能来公司,有些事情回家处理。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个设计稿我弄的差不多了,不出意外后天早上就可以给你。”时黛回答道。

车窗玻璃上男人倒影的脸色有了些许变化,但他并未回头。

周步看了霍靳川一眼,笑着说:“那真是太好了,到时候我过去拿。”

“哦对了,周特助,你说这家男主人比较难伺候,毛病多,所以我准备了两种风格,到时候你看他喜欢哪一种,冷色系和暖色系……”

说着,时黛就觉得车厢里气氛猛然下降了几个温度,她愣住了。

霍靳川扭头,鹰眸淡漠如斯散发着寒意,直逼周步脸颊,难伺候,毛病多?

呵呵!

“下周F洲的出差你去。”

啪叽,天降倒霉事于周步!

周步哭丧着脸,却也只能应下:“知道了,霍总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