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章 合约的前提(2 / 2)

时黛从未对霍靳川产生过什么幻想,她不否认霍靳川的优秀,更甚至她有时候会被他迷住。

但她和霍靳川就像两条……相交线,除了有熙妍这个交点联系着以外,没有什么交集。

“霍总多优秀!虽然说你们是一纸合约,但你就没想过跟霍总假戏真做吗?”周步看到时黛神色不似开玩笑,一脸震惊:“你对霍总没有什么想法?”

时黛怔住,还真的没有,不敢有!

哪怕霍靳川把熙妍看的很重要,哪怕他救了时黛好几次,哪怕他一直在担心她,又或者说是担心她腹中的孩子,时黛依旧没想过和霍靳川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!

‘砰’!的一声,吓得时黛和周步激灵一下子,二人同时回头,二人身后的车门被打开,浑身低气压的霍靳川坐在车里,侧脸紧绷的线条表达着他此刻心情很不好!

时黛心里‘咯噔’一声,这……他怎么在车上!?

周步也是一脸懵,他询问的目光看着前座的司机,司机低着头不敢说话。

关键司机也不知道说啥呀!时黛和周步离开没多久,霍靳川就回来了,坐在车上便一言不发。

刚才也是他不准司机开口提醒时黛和周步他在车上。

“还不上车?”男人不曾看时黛和周步一眼,生冷梆硬的语气吓人。

时黛和周步分别上车,一进去便因车内凝结的气息把呼吸放缓了。

车子缓缓驶入车流,时黛始终在想霍靳川不高兴的原因,却怎么也猜不透。

难道是听见了她和周步的对话?

仔细筛查一遍她的话,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呀?

她和霍靳川就是单纯的合作关系,按照那纸合约的存在意义,霍靳川应该是不希望她对他产生感情,免得过后二人之间纠缠不清。

猜不透霍靳川的不悦从何而来,时黛索性不猜了,老老实实的坐到一边,把身子蜷缩在角落里,缩小自己的存在感。

霍靳川鹰隼般的眼睛落在窗外,一片明亮的景色却照应不出他眼底的情绪,霍靳川觉得……或许他真的对时黛太过于紧张,不,他是对她腹中的孩子很在意而已。

周步也不晓得哪里触犯到霍靳川的禁.忌,除了在心里默念霍靳川千万不要殃及到他之外,大气也不敢喘。

怪异的气氛之下,几人回到别墅,周步不得不回头请示霍靳川:“霍总,咱们公司还有会议要开。”

所以,霍靳川可不能回家!

“下车。”霍靳川声音并不算很生气,却带着疏离。

时黛回神,霍靳川这是送她回家,她赶忙打开车门下车,正欲开口道谢,便听男人的声音从车厢里传出来:“记住合约的前提是什么,若你腹中的孩子出了什么事情,合约就没有存在的意义,你也会付出相应的代价!”

“我知道。”时黛喉咙发紧,艰难的吐出三个字,她垂放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,后退了几步,车门被粗鲁的关上,下一秒车身如离弦的箭一样蹿出去。

时黛心底说不清的苦涩,在学校,有那么一瞬间,时黛的心里如同干涸的大地被滋润了细雨般温润起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