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 讲个故事(1 / 2)

“干坐着多无聊,不如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?”程湘不待时黛和秋扬说‘好’,便自顾自的开始讲:“我认识一个人,她本是穷人家出生的,后来攀上高枝,怀了人家的孩子,但人家连个婚礼也不给她。”

“而且也没有对外宣布她的身份,还让她大着肚子跑出去赚钱,你们说……她这是嫁入豪门了吗?”

都是成年人,程湘跟时黛过不去,她身后那几个小跟班全能看出来,提到怀孕,她们自然清楚程湘说的那个人是时黛。

当即,她们开始评头论足,各种难听的话往程湘口中‘认识的那个人’身上砸。

“这可不算嫁入豪门,我看人家豪门根本没把她当回事,豪门吗,比较在意自己家的孩子流落在外,估摸着生了孩子就赶她走了!”

“但没准,这也符合人家的心思呢,赶她走人也得给钱,这个年代,不都想要钱吗?生个孩子随随便便拿到几十万甚至几百万,没准生这一次生瘾,给人家多生几个呢……”

阵阵讥讽声,在时黛听来聒噪的很,清秀的眉蹙起片刻,突然又舒展开来。

她抬眸对上迎面的几道讽刺目光,一脸坦然着说:“想必程小姐很少出门,或许你说的这种人多的是,不稀奇。但我知道有一种人呀,估计你们都没见过。”

时黛说的有板有眼,有那么一瞬间把时染也给唬住了,她下意识的说:“什么人?”

“实不相瞒,我养父母家有个女儿,叫时染,大学时期靠着抄袭名列前茅,最后毕业典礼上漏了马脚,毕业证都没拿上,结果你猜怎么着?可能是脑袋受刺激了。”

时黛说话时,声音忽高忽低,情绪随着波动,引得其他人格外入神,程湘明知道那是说的自己,很想开口插话,喉咙像被堵住一般发不出声音。

“她竟然找了一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,未婚先孕了。其实这也不稀奇,稀奇的是,人家那个男人结婚了,有家有室,让她把孩子生下来人家养着,她还不同意,明知道人家有心脏病,三番两次的上门挑衅,奔着气死人的态度去。”

“你们说这种人,是不是恶毒心肠,我估计心都是黑的!别人恨她恨的牙痒痒,最后连她亲妈都看不下去,拉着她进手术室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打了,更奇葩的是,你们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其实不是——”

时黛的一番解说已经把其他人的心思都拉扯过来了,她们瞪大了眼睛看着时黛,就等着她说下文呢。

突然间,一道暴怒声传来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众人被吓的一个哆嗦,不明所以的看着发出怒吼的程湘,她脸色铁青,难堪到了极点,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,居高临下,用吃人的眼光看时黛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似乎觉得一遍呵斥还不够,她又嚷了第二遍。

时黛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她的怒吼吓到的,她眼底始终噙着笑意,一点点看着程湘像一只气球鼓起来最后炸掉,心里是全所未有的畅快。

“程小姐,你这么激动干什么?”时黛唇角的笑容似笑非笑:“我说的那个人,你认识吗?是你的好朋友?那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吧,毕竟我说的不是你,而是叫时染的人。”

几个小跟班被吓的不轻,眼前这一幕更是让她们一头雾水,总觉得时黛在含沙射影,可实在又想不出,时黛口中那个她养母的女儿时染,和眼前的程湘能有什么关系?

“很好,时黛,你给我等着!”程湘警告的话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,回头推开挡路的跟班,怒气冲冲的走了。

时黛目光淡淡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唇角勾勒起的弧度讽刺不已,山鸡伪装成凤凰,顶多外表变化一下,肚量大不了,还跟她玩儿心机?

几个小跟班也走了,时黛低头喝着饮料,秋扬伸出大拇指给她点赞,突然来了一个服务员,放了一杯牛奶在时黛面前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