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8章 愿赌服输(1 / 2)

灵儿师姐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有人攻击她的敏感部分,顿时柳眉倒竖,心头为之火起,有心想要避开,但是陈飞宇欺身进剑的举动出乎她意料之外,再加上出剑的角度刁钻,如果不施展真元的话,根本来不及躲闪,胸部必定中招,可一旦施展真元,那她就违反了之前和陈飞宇的约定,就算赢了也不光彩。

“陈非竟如此可恶,本小姐就算违反约定,也要好好教训他一顿!”

一念及此,灵儿师姐眼中厉芒一闪,正准备施展真元直接震断陈飞宇手中的短小木棍。

突然,陈飞宇倏忽变招,手中木棍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点向灵儿师姐的手腕。

角度刁钻,羚羊挂角!

灵儿师姐万万没想到陈飞宇的剑招竟能有如此变化,出乎意料之下,体内真元还没来得及施展,自己皓如白雪的手腕已经被木棍点中,传来一阵轻微的疼痛。

“师姐,你输了。

”陈飞宇立即收起木棍跳向后方,眉宇意气风发:“如果我手中是真剑的话,你的手腕已经被我斩断了。

“我靠!”

蹲在一旁吃瓜的怀临长大了嘴,灵儿师姐的胸竟然保住了……呸呸呸,不是,灵儿师姐竟然输给陈非了,这怎么可能,陈非只是个刚拜入宗门不到一天的小菜鸟,实力比起自己来说尚且远远不足,而灵儿师姐却是一位年纪轻轻的“传奇强者”,就算灵儿师姐不用真元,也远远不是陈非能比的,陈非到底是怎么赢的?

灵儿师姐僵在原地,俏脸一阵红一阵白,心里面充满了震撼、愤怒与不解,自己竟然输给了一个今天才拜入山门的陈非?

看着陈飞宇脸上得意的表情,灵儿师姐心头火起,突起一脚踹向陈飞宇,且明显用上了内劲,恼羞成怒地喝道:“你这登徒子,该打!”

陈飞宇眼中精光一闪,作为高手的本能,正准备闪开,突然察觉到暗处有人偷看,而且气息明显属于游霞掌门和宋芦二人。

虽不知道这两位玉枢派地位最高的人为什么会在旁偷看,但有一点陈飞宇很清楚,自己单靠剑招胜过灵儿师姐已经足够让人震惊,如果自己再躲开这一脚的话,自己身负真元的事情极大概率会暴露!

一念及此,陈飞宇硬生生的强迫自己站在原地。

下一刻,灵儿师姐的小蛮靴已经踹在陈飞宇的胸上,陈飞宇向后倒飞出好几米远,重重地跌倒在地上。

怀临耸然一惊,下意识缩了缩脑袋,得罪灵儿师姐的下场果然严重,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流口水的样子有没有被灵儿师姐看到。

灵儿师姐出脚的一瞬间就后悔了,及时收回了九成力道,但剩下的一成力道也绝不是一个普通人能抵挡的,万一陈非被自己一脚踹死了怎么办?

她刚要跑过去查看陈飞宇的状况,突然,陈飞宇“挣扎”从地上坐了起来,擦掉嘴角的鲜血,苦笑道:“灵儿师姐,我不就是赢了你了吗,有必要下这么狠的手吗,你该不会输不起吧?”

他看上去受伤很狼狈,可实际上在他中招的同时,已经暗中施展了“无极拳”的运劲法门,将袭来的内劲化解的无影无形,实际上并没有受什么伤。

而他嘴角流出的鲜血,不过是他施展内劲故意逼出的一口淤血而已。

“少废话,师姐我可不是输不起的人,给,先把这颗药丸吃了。

”灵儿师姐眼见陈飞宇没什么大碍,暗中松了口气,想来应该是自己及时收回了内劲的缘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